昨晚8時,台北看守所管理員到殺人魔鄭捷的牢房,告知「時候到了」,鄭捷淡然的回了一聲「喔」,態度冷靜地令人驚訝。他在被執行槍決前,吃了今生的最後一餐,他不像多數死刑犯吃不下飯,頂多筷子翻兩下,而是把整個便當吃光光,然後討了杯水喝,為等鄭捷吃便當,執法人員等了15分鐘。

沒有遺言、不道歉 鄭捷閃電伏法

應曉薇:鄭捷從未認知自己犯錯

新光醫院乳房外科主任鄭翠芬受命擔任槍決的法醫,她表示,鄭捷在槍決前,一點害怕反應都沒有,一如往常的冷漠,沒有表情。她問鄭捷「最後要不要跟被害人家屬道歉?」鄭捷冷回:「我道過歉了」。



全戶過濾器 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鄭翠芬依例問鄭捷要不要打麻藥,曾揚言快點槍斃的他,還是怕痛,要求注射麻醉劑,鄭翠芬斥責「被害的人也很痛」,鄭捷未再答話,鄭翠芬隨後再問鄭捷,是否要向被害家屬道歉,他還是回嗆「講過了」,死前仍不願對被害家屬做最後一次道歉,似乎毫無悔意。

鄭翠芬為鄭捷打麻醉劑,接著在左後背劃圓圈標出開槍部位,交由法警朝鄭捷背部開槍後,確認鄭捷死亡後,由工作人員將遺體送往殯儀館。鄭翠芬表示,為鄭捷打麻藥,有人有不同看法,認為不應打,讓他也嘗到死亡痛苦。

鄭翠芬說,她一向嫉惡如仇,內心也有相同的聲音,為鄭捷打麻醉,只是讓執行槍決人員好做事,鄭捷伏法,相信是大家共同的意願。

鄭捷收押北所719天,不管一審遭判死,或上月判死定讞,他生活如常,飯照吃、球照打、小說照看。自羈押以來,因他拒絕到工廠工作,每天有30分鐘打球放封,除外出開庭,其餘時間則在舍房內看書、發呆,打發牢獄時間。

鄭捷換過多次舍房,曾住過獨居房,他一度與性侵犯當室友,口出狂言訴說殺人理念,嚇得室友晚上根本不敢闔眼,向法官祈求能換舍房;他最後的室友,一直都是犯下律師周德勝命案的死刑犯蕭仁俊,未再更換。

鄭捷在所內生活確實舒適,他雖參加教會團契活動,卻看不出真心改過,對宗教信仰更是拒於門外。長期輔導他的牧師黃明鎮,就表示鄭捷是一塊剛硬土壤,極難鬆動、教化。

不過家人對鄭捷並未放棄,每個月固定到看守所會面,上周北所舉辦母親節懇親活動,鄭捷母親也到北所與他會面,兩人對坐相望,交談許久,這卻是兩人最後一面。

(中國時報)

全戶濾水器母親節見母最後一面 鄭捷死前討水喝

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

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

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

ONEAD_slot('div-mobile-inread', 'mobile-inread');

});

}





濾水器486FB801FAE779AF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趙白善

lisalillijpa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